鈴世──原型機:A6M戰鬥機.零式


※上記の広告は60日以上更新のないWIKI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更新することで広告が下部へ移動します。

一梯

鈴世──原型機:A6M戰鬥機‧零式

A-1(好感度:10) 刀之細語

任務說明 可以隔空斬斷目標、擁有厲害劍術的少女─鈴世,在她的心中對刀有份特殊的情感...
對話 鈴世:「.........」
鈴世:「斬!!!」
鈴世:「.........斷。」
指揮官:「喔喔,好厲害呢。竟然可以這麼俐落就把百公尺外的練習標靶分成兩半...這是叫做劍氣、還是什麼之類的東西嗎?真是厲害...」
鈴世:「哪...哪裡,這只是一點小技巧而已...沒有什麼好值得拿來表揚的,那個...如果您允許的話,我想先開始保養刀具了。」
指揮官:「...喔喔!瞧我忘的...就算是練習一下,鈴世還是不會疏忽保養的步驟呢。」
鈴世:「那是因為...刀看似可以斬斷任何東西,然而刀本身缺比想像中脆弱很多,就是因為被打造成至輕至薄的銳利兵器...受到蠻橫的打擊才容易損壞...」
鈴世:「保養的工序,就是為了讓刀從蠻橫的打擊中、不要受到這麼大的損害,才必須要進行的...」
指揮官:「...鈴世,還真是刀的博士呢...竟然知道的這麼詳細。」
鈴世:「...沒、沒有很詳細啦,這一些都是刀告訴我的...我也不過是現學現賣而已。只要你有拿著刀不斷練習,有一天一定也會明白的。」
指揮官:「刀告訴鈴世的...我想這不是每個人都辦得到、搞不好是專屬於鈴世的能力、可以聽見誰也聽不見的聲音喔。」
鈴世:「...啊...」
指揮官:「...怎、怎麼了嗎?突然發出奇怪的聲音」
鈴世:「沒、沒事的...啊、必須要專心保養...不好意思...請您暫時不要跟我說話好嗎。」
指揮官:「(嗯?這突然的態度轉變是...我說錯什麼了嗎?)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95

A-2(好感度:30) 難以察覺的聲音

任務說明 基地中心的指揮塔傳出怪聲的報告紛紛湧入,而鈴世似乎可以分辨聲音內容的樣子...
對話 指揮官:「唔唔...這幾份報告是怎麼回事啊『中央塔出現怪聲』『中央塔偵測到不明聲波反應』這不都是指同一內容嗎?」
指揮官:「看來中央塔確實是出了什麼事情...以為是基地的中心就掉以輕心了,仔細一想,裡面的確有許多探索不完全的地方。」
指揮官:「聲音...這一種物理現象絕對有原因可以解釋的,鈴世你也覺得如此對吧?」
鈴世:「.........咦?啊...是,的確是很美妙的曲調。」
指揮官:「...咦?曲調?鈴世...妳是說聲音的內容嗎?難、難道妳聽得見嗎!?」
鈴世:「嗯...這一陣子都是這樣,這不是特技,只要用心傾聽的話,大家都可以聽見。」
指揮官:「唔...不行、辦不到,這果然是特異功能嗎...不對!現在不是感佩的時候吧!」
指揮官:「在基地中間發生這種事,看來必須組成搜索隊進去,徹底搜查,找出原因才行。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225

A-3(好感度:60) 除靈少女鈴世

任務說明 雖然目的是搜索怪聲的真面目,不過鈴世準備的東西卻讓人哭笑不得...就當作以防萬一吧。
對話 鈴世:「為、為什麼是我呢...」
指揮官:「因為鈴世既可以『聽得見』、又是『武術高強』的夥伴嘛...都站在這裡了,就乾脆點進去吧。」
鈴世:「等、等等!在進去之前,我、我有一個問題想問...您認為最有可能的聲音成因是...」
指揮官:「唔...最常見的就是風穿過建築狹窄縫隙時,受到擠壓而發出的聲音,再來就是一些東西被風吹動...再要不然就是一些生物。」
指揮官:「總部可能是幽靈吧、我想。」
鈴世:「幽、幽靈!真的嗎...!?」
指揮官:「雖然我想是不可能啦,不過搞不好...」
鈴世:「對、對不起!請您稍稍等我一下!」
指揮官:「......啊、跑走了。..................」
鈴世:「我回來了、讓您久等了...」
指揮官:「妳這一副要進去除靈的服裝是怎麼回事...」
鈴世:「只是為了預、預防萬一而已,雖然我的除靈技術還沒很好,不、不過如果真的遇到,我想還是能派上用場的。」
指揮官:「啊哈哈...那如果真的遇到的時候,就拜託妳啦,鈴世,我們進去吧。」
鈴世:「嗯...我會加油的。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365

A-4(好感度:100) 陳舊記憶的迴響

任務說明 指揮塔的地下空間堆積了許多少女們收集回來的雜物,對於鈴世來說、這些東西都具有特別的意義。
對話 指揮官:「咳咳咳...沒想到這麼多灰塵,鈴世,妳還好吧。」
鈴世:「...嗯,我沒有問題...聲音似乎是更裡面傳過來的。」
指揮官:「還要繞到中央塔更深處嗎?我看看地圖...有些道路被封閉了,要更深入的話、可能要繞這一條路才行。」
指揮官:「而且這底下什麼時候堆了這麼多東西,感覺還有一些是最近才丟進來的...」
鈴世:「啊哈哈...大概都是大家出去探索帶回來的東西吧,有一些東西意外有趣呢,嗯...像是那邊那個木桶,只要用劍插進正確的洞,娃娃就會彈出來喔。」
指揮官:「竟然都堆到這種地方來,少女的形象都破滅了吧...不過鈴世知道的蠻多呢、該不會是、很喜歡這些東西吧。」
鈴世:「...嗯,我喜歡撿回來的東西,因為這些東西都很舊了、都曾經被某些人擁有過,感覺像他們的記憶附著在上面一樣...我喜歡這種感覺。」
鈴世:「啊...我不是贊同這種行為、把東西到處丟這種...不過這裡就很像回憶的寶庫,不知不覺就被吸引了...」
指揮官:「...呵,鈴世是真的很喜歡舊的東西呢,不過不能光顧著看,我們還得前進。」
鈴世:「嗯,本來的目的、是要來探究奇怪聲音的真相...竟然因為我的興趣而拖了這麼久...」
指揮官:「不會啦,因為、我也因此多了解鈴世一點了;話說回來,像這種擺滿舊東西的地方,的確很適合幽靈出現呢,到時候就要麻煩妳啦,鈴世。」
鈴世:「......啊、嗯...好的。」
指揮官:(這讓人不安的反應是怎麼回事...)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510

A-5(好感度:150) 黑暗地底

任務說明 光亮逐漸被黑暗吞噬,在地底裡傳出的聲音帶來了些詭異感...鈴世的反應也不安起來。
對話 鈴世:「危險!!蹲下!!」
鈴世:「斬!!!」
鈴世:「......原來是蝙蝠嗎?啊啊...我又殺生了...」
指揮官:「總覺得越深入地下,鈴世就越變越緊張了。」
指揮官:「不過也難怪...沒想到會有連地圖都沒有記載的區域,還好都是單行道,回頭的路上也做好記號了,這裡也做個記號吧。」
鈴世:「就連隨身雷達也不管用了...而且好嘿...前面的路完全看不清楚。」
鈴世:「請您盡量站在我背後吧,要是有什麼狀況,我、我可以反應得比較快。」
指揮官:「不用擔心我,鈴世,這裡畢竟還是領地裡面,我想...有什麼東西潛伏的機率很小、應該啦...倒是妳自己,不用太緊張了,反正一開始的目的就是探險嘛。」
鈴世:「...總覺得有點不安,聲音、那個聲音越來越大聲了,不停『鏘、鏘』的聲音...很像是敲喪鐘的聲音...」
指揮官「...那種可怕的比喻還是不要說吧...」
鈴世:「...啊啊、對不起...」
指揮官:「不過我也聽見了,就跟妳說的一樣,很像一種曲調又不太像的聲音...不管了,繼續向前吧」
鈴世:「......啊、嗯...前進吧。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655

A-6(好感度:210) 聲音的真面目

任務說明 終於到達了聲源,緊閉的門後...卻是個令人意想不到的驚喜。
對話 指揮官:「嗯...看來就是這裡了,這道門後面就是神祕聲音的源頭。」
鈴世:「...嗯,您、您覺得該怎麼辦才好,如果真的是敵人的話...」
指揮官:「其實走來這裡的路上,已經排除了敵人的可能性,如果說是敵人的畫,刻意弄出聲音不就讓『潛伏』沒有意義了嗎?」
指揮官:「而且如果是要引誘特定目標的話,老實說這放法也不太確定了,而且也不一定要在基地內執行,要是引來像鈴世這樣的高手,打起來還會居於劣勢。」
鈴世:「嗚啊啊...我不是什麼高手啦...」
指揮官:「而且不管基於什麼目的,如果真的是敵人、那我們都走到這裡了,不會一點反應都沒有吧,所以我認為,我們直接打開門、走進去就好了。」
鈴世:「那、那麼還是讓我先進去吧,請您留在我身後...我開門了喔...」
指揮官:「好,進去吧。」
鈴世:「嘿.........啊...這是!」
指揮官:「喔喔,這不是...!」
鈴世:「竟然是平台式的鋼琴...!還是那種很古老的型號!我...我可以去摸摸看嗎?」
指揮官:「去吧,我知道鈴世喜歡。」
鈴世:「啊啊...這種陳舊感...灰塵與回憶的味道...很讓人安心,雖然我不會彈鋼琴,不過我想...你一定曾經演奏出很多美妙的音樂...也曾接受過很多掌聲、對吧?」
鈴世:「不過待在黑暗中,應該是...有點寂寞吧,沒、沒問題,應該是有辦法可以把妳弄出去的。」
指揮官:(鈴世平常沒什麼自信的樣子,不過這種時候卻很開心...這也是好事吧。」)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800

A-7(好感度:280) 出、出現了!?

任務說明 平台鋼琴的琴鍵上下敲擊,演奏出優美的旋律,然而本來應該有彈奏者的座位上...那裡、沒有任何人影。
對話 鈴世:請、請問...如果能把這架鋼琴運上去的話,這樣您可以嗎...?」
指揮官:「啊啊,我沒什麼問題的...玲世妳喜歡就好,不過聲音的來源、似乎就是這架鋼琴了,仔細聽的話就知道這是一鍵一鍵敲擊的琴聲。」
鈴世:「啊...鍵盤真的一鍵一鍵的在動...」
指揮官:「是啊...不過...沒有人呢。」
鈴世:「...沒、沒有人呢。」
指揮官:「是、是啊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鈴世:「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!?出、出現啦!還真的是幽靈啊!」
指揮官:「沒想到竟然真的存在...!難道這也是姆大陸的特異現象嗎?玲世!看來妳的除靈沒有白練了,小心一點!玲世?」
鈴世:「.........」
指揮官:「竟然暈過去了!!!妳果然是怕鬼吧!!!哪門子除靈師啊!!!竟然這樣我只好一個人上...了...咦?」
指揮官:「仔細一看...這是機械鋼琴嘛,會自動彈出音符的,不過因為有些壞掉了,彈起來五音不全的...」
指揮官:「...大概是無意間啟動了吧,雖然說不是幽靈有點慶幸、不過...玲世竟然真的暈過去了,這下麻煩了,我要背她回去啊!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950

A-8(好感度:360) 光彩之處

任務說明 不管是多麼陳舊的事物都會放出光彩,玲世觀察到的這一點、對於她自身而言又是...
對話 鈴世:「唔...幽靈...不要過來...」
指揮官:「還在做惡夢啊...沒想到居然這麼怕鬼,還好鈴世蠻輕的...」
指揮官:「說起來玲世啊...雖然這麼害怕,但是還是拿了除靈裝備就跟我下來了,呵...原來以防萬一是因為害怕啊...」
指揮官:「即使如此,鈴世還是站在最前面對抗著她的恐懼...真是的,怎麼會有這麼認真的人啊。」
鈴世:「唔...咦...?我怎麼了...」
指揮官:「你暈過去了,沒想到竟然這麼害怕幽靈啊,一看到鋼琴後面沒有人,不到三秒就不省人事了。」
鈴世:「啊...我竟然、竟然、竟然...我怎麼這麼...我真是沒用。」
指揮官:「不...鈴世,我要謝謝妳,因為妳即使這麼害怕,也還是堅持在我前面守護我,我覺得這是鈴世可以稍微驕傲的地方。」
鈴世:「...啊...才不會!我...我真的可以拿這一點、讓自己稍微有自信一點嗎?」
指揮官:「就跟鈴世一直都可以發現舊東西的光彩之處一樣、不是嗎?這也是鈴世的『光彩之處』吧。」
鈴世:「.........」
指揮官:「怎麼了,不認同嗎?」
鈴世:「不、不是啦!可不可以先、先放我下來...這樣被背著的感覺...我又不是小孩子...」
指揮官:「哈哈,不要鬧脾氣了,現在放妳下來,妳的腳還是沒有力氣吧,就讓我背妳出去吧,哪一天我們再把鋼琴搬上來。」
鈴世:「.........那我就、稍微麻煩您了...謝謝您...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1100

S-1(好感度:10) 接觸

任務說明 近乎完全不使用的廣大空間,理當空無一人,然而站在角落的玲世,卻彷彿在這見到了什麼...
對話 鈴世:「...原來妳還在這裡啊...」
鈴世:「自從上次見到妳,至少也已經過了兩個禮拜了吧?」
鈴世:「...如果沒猜錯的話,妳會出現在這個地方,應該是應為...先前的「那個」的關係,對不對?」
鈴世:「但...不管是不是被「那個」吸引過來的,若是妳在這待著,可是會造成大家的困擾的...」
鈴世:「......無論如何都不想離開這裡嗎?」
鈴世:「...好吧,如果妳真的希望繼續留在這,那我也不勉強妳離開,不過請跟我做個約定...不要傷害這裡的任何人。」
鈴世:「至少,不要是基於妳自己的意願去傷害大家...這樣的話,妳就可以安心待在這裡。」
鈴世:「但是,如過妳違反了這個約定───」
鈴世:「...我也只能......親手除掉妳了。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95

S-2(好感度:30) 顧慮

任務說明 走在走廊上的玲世,專心思考著協定當天的狀況,而就在抵達轉角的下一刻,一道人影,出現在她的面前...
對話 鈴世:「......姑且算是達成一個協定了吧......比起協定,不如說是我單方面強加給她的要求.........這樣真的好嗎...」
鈴世:「...雖然說,要是沒有先前對她加諸一個約束力在,往後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,處理上會挺麻煩的。但是那天她給我的感覺────......」
鈴世:「...要是她打從一開始就根本聽不懂我在說什麼的話,那該怎麼辦...」
指揮官:「玲─世──」
鈴世:「呀啊啊啊啊啊───!!!!!」
指揮官:「呃唔啊!?...我、我有可怕到需要嚇這麼大一跳嗎......」
鈴世:「...指、指揮官...啊!沒、沒有啦,是我不對,我不應該一邊走路一邊......」
指揮官:「玲世,後半段的聲音又小到聽不見囉?」
鈴世:「唔!!...真...真的很對不起!!!」
指揮官:「好了好了,用不著這麼多禮數啦...我也有不對,明明知道妳膽子比較小,還這樣突然出現在妳面前,抱歉吶。那麼,我還有點事要辦,就先走啦!」
鈴世:「咦?可是你不是找我有事...」
指揮官:「啊啊,沒有啦,只是剛好見妳低著頭走過來,我才跟妳打個招呼而已。好啦!沒什麼事的話我就先離開囉?」
鈴世:「...啊......嗯,好的。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225

S-3(好感度:60) 猶豫

任務說明 為了避免往後可能造成的問題,最終還是決定先行排除問題源,但是此時,鈴世再次起了猶豫...
對話 鈴世:「...可以的話,還是用百年老樹的枝比較好,不過要在基地裡找到那種東西,恐怕一時間是有點困難吧...嗯...雖然這還挺新的,不過撒過淨水之後,應該勉強還是能湊合著用...」
鈴世:「至於上半部...剛才的似乎有些亂掉...還是重弄吧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」
鈴世:「...嗯,這次總算弄得比較像一回事了。接下來只要吧兩樣東西相連在一起,事前準備就算完成了...吧?」
鈴世:「可是...真的沒有問題嗎?雖然是巫女,但我根本沒有這類的經驗,就算憑著印象做出了專用道具...我真的能活用這些東西嗎?」
鈴世:「更何況......到目前為止,她都沒有傷害過人,只是安安靜靜待在那裏而已......只是因為我的不放心就強制把她驅除,好像太過分了一點...」
鈴世:「或許她只是喜歡這裡的環境,或許她只是喜歡熱鬧的地方,也或許她只是覺得定居在這個地方也不是件壞事───」
鈴世:「或許...她只是希望有個自己的歸屬而已......」
鈴世:「...對了...剛才指揮官說他有事情要辦,但是他前往的方向───唯一會通往的地方,也就只有「那裏」而已...」
鈴世:「...難道說指揮官也看得到她嗎?如果真的看得到的話...該不會指揮官他打算───」
鈴世:「.........不行,還是親自去確認一下比較好!!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365

S-4(好感度:100) 非科學

任務說明 隻身來到現場的指揮官,正式進行分析後,才終於注意到──這裡,真的有些不對勁...
對話 指揮官:「...彙整之後的結論,指的是這個地方嗎...」
指揮官:「原來如此...我就在想,為什麼大家會害怕成那樣,連平常看起來特別冷靜的幾位都失去了鎮定...不過如果答案是在這裡,那也就難怪了。」
指揮官:「畢竟還是女孩子嘛...會害怕這種事情也是正常的。...雖然認真說起來,做出這提案的是她們,當天講得最開心的也是她們...」
指揮官:「就我個人來說的話是不太相信有這種超自然現象的存在...可是既然連我都存在此處,不管這裡發生了什麼,其實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就是了。」
指揮官:「嗯...總之,先來測測看這附近的環境數值好了。晚上出現的怪聲嗎...恐怕是基於空氣共振才造成的吧?」
指揮官:「...不過說起來,這裡在不使用的時候,不幾乎等於是密閉空間嗎?沒有地方供空氣進出的話...那到底是怎麼產生共振的...」
指揮官:「...不管了,思考太詳細的事只會讓自己心裡越想越毛而已。還是快點處理完快點離開───」
鈴世:「...黃昏......逢魔之時.........來不及了...嗎...?」
指揮官:「唔啊!!出出出出出出......出現啦!!!!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510

S-5(好感度:150) 追究?

任務說明 出口闔起,解鎖系統封閉,本不該為密室的空間,一整個呈現封閉的狀態,是意外?不經意?亦或是...
對話 鈴世:「............」
指揮官:「............」
鈴世:「...對、對不起,都是因為我───」
指揮官:「算了算了,認真說起來是我的錯,口口聲聲說不相信這種事,結果我還自己嚇自己...沒當下立刻注意到事妳的聲音,還因此害妳嚇一跳,真是不好意思。」
鈴世:「別、別這麼說,我也有錯...明明知道指揮官是為什麼而來的,我還......」
指揮官:「玲世,又來了喔,後半部聲音小到別人完全聽不見了。」
鈴世:「啊...對、對不起!」
指揮官:「好了好了,就說用不著為了這點小事道歉了嘛。所以總歸而言,我們兩邊都有錯,所以,就不必刻意將過錯都歸到誰身上了吧?」
鈴世:「......嗯......」
指揮官:「再者說,比起要決定把問題的責任追究到誰身上嘛───我想,「該怎麼從這個地方出去」,才是我們現在最首要的問題才是...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655

S-6(好感度:210) 密室之內

任務說明 試圖找尋出口的兩人,卻完全無法與外界獲得聯繫,彷彿像是誰的意念不願讓他們離去...
對話 指揮官:「這下子真的有些麻煩了吶...我剛剛進來的時候明明就沒有設定上鎖,為什麼會整個鎖住了?偏偏這個時間點又幾乎不可能會有人在管理室...我們似乎被外界孤立了呢。」
鈴世:「孤、孤立......」
指揮官:「嗯?這個名詞有這麼可怕嗎?我倒是覺得還好說。就算真的今天晚上我們必須留在這裡好了,等到明天早上一到,跟管理部作個確認,我們馬上就能出去了嘛!」
鈴世:「...指揮官,恐怕,事情並沒有想像中這麼簡單...能夠跟外面取得通訊的管道,不知道是什麼原因,不是斷掉就是故障───」
指揮官:───真的假的!!?」
鈴世:「呀!?對、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說這種話......」
指揮官:「啊,抱、抱歉,我說話太大聲了,連回音都出來了...不過,我是真的被妳的話給震驚到了。...真的完全沒辦法跟外部聯絡了嗎?」
鈴世:「我、我不敢保證耶,畢竟我對機器並不是很熟...不過,如果是以門口附近的通訊裝置來說,是真的全都不能用了。...雖然,並不是因為電源沒有連接到的問題...」
指揮官:「...不行,我這邊的也是完全沒有回應。本來還想說用攜帶型電腦作為通訊媒介的話應該是不會有問題的...」
鈴世:「...應該...不會是...她吧...」
指揮官:「......對了,鈴世,我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?妳手中那個...是什麼東西?」
鈴世:「咦?妳是說這個嗎?啊...指揮官可能對這部分比較不清楚吧?這個道具叫做御幣,是巫女常常使用的神祭器之一喔。」
指揮官:「神祭器......不過在我印象中,妳說的這個『御幣』,好像也會用在驅邪除靈上不是嗎?妳既然會帶著『御幣』跑到這裡來...該不會是因為──────」
鈴世:「......(點頭)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800

S-7(好感度:280) 退散

任務說明 連指揮官都不得不承認的超自然現象,正在兩人面前出現,而面對這種場面,鈴世彷彿習慣了一般...
對話 鈴世:「────『屏障』!!」
指揮官:「唔啊!好、好危險...鈴世,妳不是說對方只是個無害的浮游靈而已嗎!?可是我不管怎麼看,她的反應都激烈到不像沒有惡意啊!」
鈴世:「我、我也不知道,不久以前看到她的時候,明明真的就像我說的一樣啊......該、該不會是因為知道自己要被驅除,所以───」
指揮官:「就算真的是妳說的那種理由好了,可是這樣的變化未免也太大了吧?明明原先什麼都沒有,居然會因為你念了幾句像是咒文的話就具現出這麼一個───妳確定這邊原先有的是個女孩子的靈嗎?我怎麼看都不像是人形了啊!」
鈴世:「大概是因為...忘掉了吧...因為時間已經過了太久太久,所以,連自己原本該是什麼樣子都忘掉了...」
指揮官:「自己的長相還有『忘掉』這回事的喔!?不對,現在不是吐槽這種事情鈴世:的時候!要是再不快點,就要換我們被逼到角落了啦!唔啊!鈴、鈴世,妳是巫女吧!?快點想想辦法嘛!!」
鈴世:「給、給我一點思考的時間嘛!...這種突發狀況也是在我的預料之外啊!要是一個弄不好的話,可不是喊個『輸掉了』就能草草了事的耶!」
指揮官:「說是這樣沒錯,但......妳剛才放的屏障都已經開始出現裂痕了啦!!」
鈴世:「......真的已經,完全失去人性了嗎...本來想說,即便是幽靈,我們還是可以相安無事的...」
鈴世:「...好吧,看樣子真的是沒辦法了...指揮官,麻煩你盡可能退到我正後方的遠處。」
指揮官:「咦?等、等等,鈴世,妳作什麼把『御幣』給丟到一旁?啊,危────險......?」
鈴世:「不斷徬徨於世間的幽魂吶...跟隨刀鋒劃開的道路,前往妳理當前往的地方吧───」
鈴世:「──────『彼岸』!!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950

S-8(好感度:360) 不情之請

任務說明 能夠應付超自然的事物,理當是一種特別的長處,但是,鈴世並不希望讓他人知道這一點...
對話 指揮官:「......真的沒有想過,居然會在這麼科技發達的地方碰到連科學沒辦法解釋的事情...這種超自然的狀況,遭遇一次就已經很多了。」
鈴世:「...是啊...」
指揮官:「不過最讓我訝異的應該是鈴世妳吧,想不到妳居然真的懂得怎麼除靈耶!」
鈴世:「啊,不,我只是...照著印象...」
指揮官:「雖然可以的話我是不想再遇到了啦...不過哪天真要發生什麼事,到時候可就得全權交給妳來處理了───」
鈴世:「──指...指揮官!!」
指揮官:「啊,是!...有什麼事情嗎?」
鈴世:「可以的話,能不能...不要告訴大家...」
指揮官:「咦?為什麼?我覺得擁有這種能力並不是什麼壞事啊?」
鈴世:「或許並不是什麼壞事...但是,我不希望讓大家對我的態度有所變化。...雖然那只是在夢中的場景...但是那些影像卻好真實、好真實...夢中的我,被所有人都避開,只因為...我能夠跟『看不見的人』對談。」
指揮官:「................」
鈴世:「那種感覺,好孤獨、好悲傷......所以...除非逼不得已,否則我不想讓大家知道這一點...指揮官,就當作是我一輩子的懇求,這件事───」
指揮官:「既然如此,就把這件事情當作是只有我們兩個才知道的祕密吧。」
鈴世:「───你、你真的願意替我保密嗎!」
指揮官:「嗯啊,放心吧,既然都這麼說了,除非真的有什麼特殊狀況,否則我絕對不會把這件事情給講出去的,這點我可以跟妳保證。」
鈴世:「謝、謝謝你!真的很謝謝你...那麼,如果沒有事的話,我就先失陪了...」
指揮官:「嗯,時間也不早了,好好休息吧,今天真是辛苦妳了。」
鈴世:「對了,指揮官。」
指揮官:「嗯?還有什麼事嗎?」
鈴世:「作為共有秘密的人的一個勸告,要是沒有什麼特別的事,過了零時之後,我不建議繼續待在這裡...───啊啊,不用這麼害怕啦,其實我是開玩笑的啦...大概吧?」
獲得報酬 指揮官經驗+1100

EX(好感度:40) 雕景

任務說明 鈴世終於練成了一個招式,但不是為了戰鬥...而是為了一個特別的日子、雕出美景...
對話 鈴世:「試試這樣的力道...一刀入魂!!!」
鈴世:「太好了...終於成功讓櫻花不受到刀的傷害、花瓣能逐片輕輕飛舞飄下...也該為這個招式取個名字...」
鈴世:「『櫻花紛飛』好呢?還是『落櫻繽紛』...聽起來都不錯,可是...總覺得少了一點味道...」
指揮官:「如果是...『飛櫻散華』呢?」
鈴世:「『飛櫻散華』嗎...好美的名字...好心人,謝謝你。(向右望)」
鈴世:「沒、沒人?............難、難道是幽、幽...」
指揮官:「不是幽靈!鈴式,看左邊!我在這──」
鈴世:「──指...指揮官?啊、對不起!我不知道你來了,請原諒我...」
指揮官:「不用對不起啦,妳沒有做錯什麼事,反倒是我無聲無息出現在妳左邊、嚇到妳了,我才該說抱歉才是。」
指揮官:「鈴世,剛剛又練成一個新的招式?」
鈴世:「嗯、嗯......但這不是為了戰鬥用的...是、是為了...為了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...」
鈴世:「我、我想用刀把這樣的美景...雕出來給你......是、是我的心意...」
指揮官:「鈴世謝謝妳,的確是很美的景色,不過...」
鈴世:「不過......?指揮官對不起,我、我哪邊呈現得不好嗎...請讓我再施展一次,我不會讓你失望的!」
指揮官:「不是這個,來!過來、坐在我旁邊。」
鈴世:「好......」
指揮官:「在特別的日子、「一起」欣賞美景,這樣...不是更好嗎?」
鈴世:「......(點頭)」
獲得報酬
ツールボックス

下から選んでください:

新しいページを作成する
ヘルプ / FAQ もご覧ください。